公孫先生名「勝」,號「剛退伍的有為青年」,其老師名「羅真人」,號「老頑童」,與其他同學們經常在山之顛、海之崖談天說地著。

這天,小茶壺內飄出一陣陣的的茶香,公孫勝品著茶,與同學們天南地北聊著。

同學問:修行如何?

(慾望)

公孫勝:從小到大,大家都會找讓自己身心輕鬆快樂的事,我發現隨科技的演變,以前能滿足我的,現在大量蒐集也沒辦法滿足,也不會像以前有那麼快樂的感受。

以前我吃一碗小小的雞絲麵,看看小說、漫畫,就很滿足,以前雞絲麵才四塊錢,那是要跟我媽撒嬌很久才吃得到,現在縱使吃10碗雞絲麵,快樂的感覺已經沒有了。

所以說人的種種快樂、悲傷、愁苦,建立在你接觸世俗面產生的感覺,就是你心裡感覺高興或不高興而已,物質條件只是媒介。

我發現物質條件的刺激越來越不一樣,科技越廣,本來小說、漫畫就可以滿足我,現在要會動、要有聲音,變動畫,要不然就要有聲光效果,聲光效果還不夠,還要七聲道。

慾望無限制延伸,但滿足就只有一剎那,後面就沒有了,永遠都不夠。

(電影)

公孫勝又說:分享以前看過的電影,最後有一句話「你要滿足一個慾望,還是要滿足100個(無窮盡的)慾望?」,這是修行者要面對的問題。

電影中,那個修行者從閉關、出關、結婚、出軌,跟社會爭鬥、逃家、拋妻棄子,回去找師父結論:師父問「你要滿足一個慾望,還是要滿足100個慾望?」。

電影男主角最後體會到「一個慾望跟100個慾望有什麼區別呢?」,這沒答案。

公孫勝停頓了一下說:慢慢的,我體會到為什麼他會回去找師父?他歷盡人生完整的過程,他們的觀念從小就要出家,出家就是淨化身心的工作,而且這麼努力,但一碰到紅塵世界,在寺廟修行的所有東西完全用不上,馬上追地主的女兒,馬上爭世俗的利益,又看上別的女生,又要怎樣。

前面的修行過程是奠定一些修行知識,可是來到紅塵的時候,種種的環境,人就順著紅塵世間走,人就被淹沒了,好在他有覺醒,醒了回歸師父那邊,回去找修行的道,這是經過一長串的歷練。

(資糧)

公孫勝:我講的意思是說,不要說我要把修行的事做到多好,而是在紅塵世間,先把紅塵世間該做的事情,做得很完整,所謂做得很完整,意思是你要努力在紅塵世間,要結婚就結婚,要教養小孩就教養小孩,要賺錢就賺錢。

再來,想一想,你的人生要這樣走一輩子,或這不是我人生想要的答案或結果?這樣才有下一步。

下一步再思索,我怎樣改變我的人生,這個改變是物質、思想、還是精神領域,這每個人又不一樣了,如果要走物質,當然就努力往物質那邊,如果想說除了物質,或還想有其他等等的。

這又讓我想起,我記著當初遇到真人,有個同學問,修行是不是就不要工作了,真人說;「不行,你要認真工作,要賺錢,有錢是很重要的事」。

真人的意思不是要你貪圖金錢,但不會說金錢不重要,它很重要,它的重要在哪裡?因為你要在紅塵世間打滾,你要有資糧,你沒有資糧,不會有下一步,現實環境中,不可能說你沒有資糧可以好好修行的。

(思考)

把這拉回來,追求物質條件沒有錯,但你如果覺得人生不只有這樣,應該還有其他的 ,這時可以談下一步了,這就是你的修行過程,你想怎樣找出你人生的精神領域?你這輩子的定位點在哪裡?為什麼要這樣子?再回去思考。

思考後,若想修行,再來就是找自己修行的途徑,大致這樣。

同學們點點頭,努力消化公孫勝的話語。

此時,公孫勝拿起茶杯,聞著香氣四溢的茶香,露出一抹滿足的微笑,好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