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對於未來神祕不可知的世界,總是充滿無限的好奇心,蔡鳥我也不例外,『三松』具有「異能感通」能力者,多是經由練功或磁場感應,很自然地就啟動了。我曾經嘗試過其他同修的方法,可惜這麼多年來仍是「麻瓜」一枚,只能解讀是因緣的問題吧!

天姐是『三松』具有「異能感通」能力的代表之一,我們認識10幾年,她的高低起伏人生,對我來說就像演繹了一場「異能感通」能力的進化史。

一開始我對於同學代言神佛,覺得很新鮮,也覺得要聽指示。只是經歷的「異能感通」的事件多了,又是同修代言,心裡開始產生懷疑,到底是同修自己的想法?還是神佛的指導?礙於情面,我不好意思公開質疑,只是後來發現不滿的聲音私下蔓延著,原來其他同修跟我也有一樣的疑問!

天姐當然也聽到了,同修間互動產生的衝擊,老師很少公開解釋。多年後我才明白老師的難處,每個事件從老師的角度都是讓大家修心的。例如,如果老師支持「被指導者」,天姐可能不敢再代言,老師也無法從她的表達找出需要調整的蛛絲馬跡;支持天姐,「被指導者」已經受挫,老師如果再打一棒鐵定更難過。更何況「是非對錯」本就沒有定論,每個人往往都是用自己的標準來定義「是非對錯」。

一開始大家都不太適應這樣的衝擊,不過在老師耐心地指導,藉由這樣的互動過程,大家都學習到了更大的包容心。幾年下來,『三松』人在事件互動、產生衝擊、調整心性的過程循環不已。我感受到天姐每歷經過一個事件,代言的品質也會跟著進步,例如「帶有天姐觀念的內容」越來越少(內容越客觀),更能切入事件核心。我個人的解讀是,宇宙間有不同的頻道,代言者會根據其境界、思維,接取相應的訊息頻道。

我在低潮迷惘的時刻,期待求助神通、命理,企圖尋求一個對自己最好的指引,但是誰又能保證「最好」呢?我真的相信「代言者」?抑或者只是想尋找一個認同自己的答案?可惜我對於「是非好壞」的執念太深,對時間的看法終究還是太短,眼界太淺。常常只是把目光放在短期是否可以得利。

對於逆耳的指導,我常常內心會OS:「為何佛菩薩不直接現身指導我們?」起起伏伏多年後,我發現自己在每段「奇蹟」發生的當下,都是很真心地相信、且非常感激佛菩薩的幫忙,只是隨著時間推移,我又回到自己的慣性,聽到逆耳的指導就心生怨懟。於是我想通了,如果只想活在自己的舒適圈,即使佛菩薩真的現身,那個「相信」也不會長久的。

很感謝我能經歷這樣的「異能感通」奇妙旅程,因為這樣,我開始接受眼睛以外的世界,減少自以為是的想法與標準,甚至開始接觸佛法,2011年以後,「異能感通」事件依舊持續上演,只是對我而言,「異能感通」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