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離,初春來,茶香飄。

同學:看到別人有困難,可是我又幫不上忙。

(發大覺心)

真人:我曾經看到一本書,寫著作者助人的故事,我反省,為什麼別人這樣助人,我還在晃晃?因為這樣,所以我出來幫人;又曾經遇過一個有困難的人,我幫不上忙,他在我眼前去世了,真慚愧,然後我發奮念佛21天,誓言「沒有成就,不再出來幫人」。公孫勝你來說明一下。

公孫勝真人心中有愧,何我有種種菩薩心腸、發種種菩提心,我卻沒有等同能力幫助這些人?慚愧,深深起了大懺悔,當下覺得我一定要有所成就。

這才是真正有想為社會、為人類做一些事情的想法,真人說「沒有成就,不再出來幫人」,意思是發大覺心。

(思想上的幫助人)

幫助人是要有實力的幫助人,我們是思想上的幫助人,覺得我該幫助人,但沒有下一步了,沒有後面了。

後面就是既然我有此心念,為什麼我沒有這種決心跟毅力,要有所成就呢?若讓自己有成就,可以把事件的整個因果脈絡搞清楚,那就有能力知道該做些什麼事。

而不是停留在我很感嘆,我感嘆他的痛苦,我感嘆看到誰沒有長進,或感嘆看到誰一直在苦難當中沒辦法翻身。我們就停留在感慨當中,幫不了別人,也幫不了自己,那不是很無聊的事情嗎?

結果最苦難的是我們自己,我們糾葛,纏在這些種種的感嘆中,而且這感嘆還是我想幫助人引起的,這不是更荒謬嗎?

(沒想要如何讓自己有能力)

為什麼善人不得善終呢?因為他扭曲了。種種方法、千百條正路他都不走,他停留在善良的思緒,然後沒有做任何善良的事情。

這種思緒干擾到自己,就是最不善的事情,是最可怕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反反覆覆,一直操心、一直擔心,今天是這個事情,隔天你會抓別的,在網路上,或你的紅塵世界上,到處都有你可抓的資料來煩惱你自己哎呀!如果我有能力就好了,但都沒想要如何讓自己有能力?

(紙上得來終覺淺)

真人不是這種想法,你真的就要認為「我就是要成為具有大菩薩的能力者」,你才能對應這些,你才能發你的菩薩心腸,重點在這裡。

有沒有這種「我就是要成為具有大菩薩的能力者」的決心跟毅力,真正打從深心底的、認認真真的知道,我這種只有感嘆的想法是錯的。

我真的知道,我這種助人的想法要出來,一定要具備更深沉、更雄厚的大力量。應該先具足大力量,而不是停留在嘴巴上說的,紙上得來終覺淺。

(菩薩大力量的決心是會帶著的)

而且人沒了就沒了,這一段又帶不走,紅塵的事就是這樣,你再怎樣具備紅塵的種種條件,一轉個身就沒有了。

但這種菩薩大力量的決心,這種出紅塵的能力跟力量,是會帶著的,是會帶過去的,將來會帶到你要去的地方,這跟紅塵的物質條件是不同的,你的感嘆再怎麼講都不划算,為什麼要糾葛在這裡呢?超過羅真人,不要只有他跑在前面。

同學露出靦腆的微笑:謝謝公孫勝的解析與鼓勵。

此時,茶壺依然飄出茶香,微風徐徐地吹起,冷冽的寒冬已過,初春猶寒乍暖,綠芽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