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功後,身體對環境的負能量開始變得敏感,當時有位三松之友A君,善用能量石等外物做結界保護自己。 伙計我曾問老師:「怎麼都不教我們結界?」老師總是微笑帶過。

某天老師到一家水晶公司演講,A君在演講開始前,就跟大家說他已經做好結界。(因為現場聽眾會排出負能量)
活動中,老師帶領大家一起唱誦六字大明咒,頓時老師灌注的能量,與聽眾排出的能量在密閉空間流竄。

活動結束後,大家一起回到公園休息,三松功友稍作休息後就恢復體力。而A君疲累地躺著休息,之後又生了一場大病。

這時老師才解釋給我們聽:「結界的力量跟自身的能量呈正相關,如果自身的能量不足,結界一旦潰堤,那就兵敗如山倒了,所以老老實實練功,強大自己的能量,根本不需要結界,也是最真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