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8~2009年開始,我更常接觸到「冤親債主」的觀念,雖然我知道有「冤親債主」這回事,可是當真的被問到如何還債?我的內心對這塊看不到的世界是千百個不高興,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還債!隔陰之謎,誰也記不得,更別說認帳了!老師說:「這輩子吃入嘴裡的殺業,根本還不完。」我無言以對,但我知道自己那顆頑固的心,還是不肯承認欠債。

在『三松』我的確親眼看見很多不可思議的因果現象。可惜我無法連結這些跟我不順暢的生活有何關係。老師努力地指導我們認識因果與現實生活的關係,但是我聽起來就像天方夜譚,畢竟跟我所接受的教育實在是差太遠了。

然而超乎我想像的事件還是不斷上演,2008年『三松』有一個事件處理得不夠圓融,有位功友灣仔代表「冥府神差」與大家對話。Y君離灣仔幾步之遙,好奇地看著「神差」(灣仔),冷不防地,Y君應聲落肩,好似被人壓制住,哀哀叫表情痛苦萬分,然而灣仔跟Y君的身旁並沒有其他人,所以不可能是被「人」壓制。(請參考灣仔講古(21)_冥府神差之訓誡

這……根本就是電影劇情吧!但是在場的都是多年的好友,不可能演這樣的大戲。我親眼目睹這麼巨大的無形力量,之前在『三松』雖然看過很多無形力量的影響,但是多數是發生在『三松』的內部活動,一直以來我感覺都是可控制的、老師也會處理,久而久之似乎也麻痺了。

但是這次的事件紮紮實實地把我逼到牆角,完全沒有含糊空間,我認真開始思考,如果這股力量可以這麼強大,那麼我們所認為的意外,例如車禍、摔跌、物件損毀、病痛、工作不順、感情糾葛……等,似乎也不是真的如我所想的「巧合」、「意外」。

在2008年後的幾年間,自己面臨人生的低潮,對於因果業力連環扣的議題實在感到很厭惡。記得老師曾經點出我的行為會影響到其他人,當時我真的覺得老師瘋了,忿忿地回嗆老師:「不然我離開『三松』好了。」天姐急忙在旁邊緩頰,叫我不要太衝動。畢竟對『三松』還是有感情,我留下來了,雖然內心充滿著矛盾。

當時在『三松』有對新手爸媽在伴隨小孩的成長過程,也踏踏實實地教導我因果業力連環扣的課題。過去我一直以為是要教小孩,從沒想到小孩的很多問題居然來自於父母,不管是生病、脫序行為,這些看似再也平凡不過的生活問題,卻隱含與父母的連環扣。一開始覺得老師連得也太離譜了吧!然而新手爸媽在別無他法之下,也只能接受老師的指導,父母在發生事情時雙方各退一步、調整自己的問題、留意自己的情緒…,小孩的狀況真的逐漸獲得好轉。(請參考孩子,原來是爸媽的護法小菩薩

老師總是可以把看似無關的事件,連結起來。對於老師「連連看」的功力,我總是很詫異,心想:「這個跟那個也可以連喔?」、「拜託!這也連得太遠了吧?」、「又來嚇我們了!」不過幾年下來,老師總是不厭其煩點出:我們實際生活與因果業力的相關性,而我也從不相信、遲疑、到開始願意接受因果這個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