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功初期,在家站樁時,雖然覺得體內有氣感在竄動,還是能平穩地站著。但是在『三松』時,曾經歷過數次虛空法界慈悲能量加持,出現激烈的大動作。

那天(95年2月25日)王師兄帶了兩本鍾沐榛老師的書給我看,要我照書上印的《易筋經》的招式練練看。當我雙腳與肩同寬站好後,手抬起來準備好架勢,突然,我的頭頂好似被一股勁氣打中,直穿顱內,感到又痛又麻地叫了一聲:「啊~~!」隨後趴倒在地上。喘息一陣後,走回騎樓坐在地墊上休息時,一直不自主地打嗝、乾嘔。

王師兄靈機一動教我握緊拳頭用力運氣,試試看這樣子,會不會感覺比較舒服?於是我舉起手握拳運氣,想不到體內的能量似乎被激活了一樣,身體竟然自動地往前趴,接著開始翻滾。為了不讓我受傷,葉老師和王師兄把我帶到草地上,然後隨著能量引動在草地上不時翻滾,不時爬起身來又蹦又跳。當時我的意識是清楚的,還可以聽到人聲及周圍環境的聲音。

不知道過了多久,內氣的驅動力漸漸緩和下來,動作也自然停下來。坐在草地上休息一會兒後,本想走回騎樓,葉老師卻對我說:「你的『場』(註1)還沒有退,你的『場』跟我們不一樣,再回去繼續練。」於是我再走回草地,脫下鞋子站樁,很快地進入了氣功態(註2),隨著氣感甩動雙手、走動,過了十多分鐘後,終於收功了。

靜坐休息過後,我問葉老師:「『場』是甚麼意思?」
他說:「就不是人的場子。」
我問:「那『場』是要做甚麼 ?」
葉老師說:「來訓練你的。」

當時我又想問老師有關《易筋經》的事情,可是當我一開口,頭又麻了起來,並且又開始打嗝、乾嘔,只好不問了,應該是那時候的因緣不俱足吧!(後來,有一段期間,葉老師把《易筋經》加入練功課程)。

記得當日回家後,我的骨頭簡直快散了,躺在床上爬不起來。這就是我平時不常運動、不認真站樁的下場。也許因為我的頭被外力這麼刺激一下,頭部氣脈似乎被開通了一些,有好一段時間脹痛得很厲害,後來才漸漸不痛。

在整個過程中,雖受了點苦,但深深自覺得我是何其有幸,可以蒙受『場』親臨訓練,進而開通氣脈、調整筋絡。感恩再感恩!

還有,非常感謝在一旁照護我的老師、功友們。

註1:場子是指虛空法界能量氣場
註2:氣功態即一種介於清醒與睡眠之間的特殊狀態。     
         在氣功態下,內氣(體內的電流)巨幅增強,且集中在某些經脈運行。因此會產
         生一股強大的內力,帶動身體做出各種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