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思鄉之苦】

在95年1月7日(星期六)那一天無意間啟動了思念前世家鄉的情緒,我的心情突然非常沮喪,一路上就流著眼淚到了『三松』,看到老師就哭著說 :「我想回去。」
老師問:「坐下來,別哭啊!你要怎麼回去?」
我回答:「只要肉體不要,就回去了!」
老師說:「回去?功課還沒做完,還是會再來。」
那時候的我,任由情緒發洩…繼續自顧自地流著淚,心裡想著:「要做甚麼功課才可以回去?」

【連線感應他人的病痛】

不久,有一位朋友來找老師聊天,當老師提到另一位老師生病得很不輕時,我如同心電感應一般,胸口痛得倒在地上哀嚎、掙扎、翻滾,L功友緊緊地抱著我(好心腸的L功友,多謝你的溫馨抱滿懷),不讓我再翻滾。漸漸地,我的胸口不痛了,轉變為全身骨頭疼痛,彷彿長了骨癌,痛得直發抖。  

休息了一陣子,我仍然覺得全身很不舒服,L功友拿著銅掃把幫我拍痧,可是身體太痛了,受不了拍打。

【自發動功之滿地翻滾】

因此,老師說:「那你來站樁,練自發動功。」
沒想到,我一站起來,手剛往前一伸,身體就立刻往後倒,當我往後倒的那一刻,感覺像是躺入一團能量團裡…接著有一股能量順著脊椎流竄,帶動著我的身體猛力地在地上翻滾扭動。

動作中的我,聽到老師說:「要你練自發動功,卻來個懶驢打滾。」

L功友在一旁護著我,鼓勵我:「你的底子很好,你的意識是清楚的,不要撞到頭。」
經過一陣氣動後,體內的氣順暢多了,身體也比較不痛了。
老師說:「現在天氣冷又下雨,練自發動功很艱苦,等天氣好的時候,在草地上練功就比較安全一點。」

【後記】
藉著此次的因緣,發現自己會自動感應到他人的病痛。自此,在平時感到不舒服時,我就會先去思考是我自己生病了,還是別人? 當身體狀況不好時,儘量不去人群擁擠的地方,注意要隨緣保任。

但是在第一次練自發動功,就如此激烈演出,著實令當時的我嚇到了,很納悶自己怎麼是在地上翻滾呢?那天回家後,全身骨頭痠痛,體內有灼熱感,氣脈波動的感覺很明顯。於是,我去找筋絡師幫我按摩以及請家人幫我在背部塗上精油刮痧減緩我的疼痛。不過,只稍微舒緩幾天後,又開始疼痛,而且痛的點又更深入了。

某日,我的身體實在太痛了,快要熬不下去了,我打電話問王師兄(『三松』的資深功友):「為什麼我的身體要經歷如此的痛?」  

王師兄告訴我說:「這應是氣脈開發的過程中,整修內部的徵兆。修行並不是一味地求快樂,逃避痛苦。當然,也不是追求痛苦,逃避快樂。而是要逐漸練習在苦樂中,了了分明痛苦和快樂都是不斷地在變化著;逐漸練習在苦樂中,都能擁有自在的能力。我們並不追求痛苦,能調整的也要好好的調整;如果剛好碰上了避免不了的,就練習和它平相處吧。」

「是啊!要努力練習和平相處。」我暗自期許著自己。
感謝王師兄的金玉良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