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94年12月27日,這天我打電話給葉老師,想要和老師約定上課時間。電話一接通,立即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流往頭部衝,老師的能量震得我頭昏腦脹的,情急之下,脫口說出了很不禮貌的話:「老師你的能量太強了,請你把能量收回去。」之後才有辦法繼續通話,那股能量衝激的情境至今仍然深刻無比啊!

95年1月2日下午,我開始到青年公園向葉老師學習氣功。進了公園後,看見葉老師坐在騎樓下,我卻無法走近,好像是有一面強大的「能量牆」擋住了我,我遠遠呼喊著:「葉老師,葉老師你的『勢力範圍』太大了,我走不過去。」葉老師揮揮手示意我過去,很奇怪的,那面「能量牆」似乎消失了,我緩緩地走進騎樓下。老師要我坐下,這時候『三松』只有五六個人在場。

老師察覺到我的氣場破了一個洞,練功前需先修補氣場。等我坐定,輕輕闔上眼睛之後,葉老師開始唱誦佛號和發功幫我調理氣場。在老師唱誦過程中,我覺得體內發熱,同時筋骨被「氣能」衝得非常的痛。漸漸地,「氣」跑得比較順暢之後,腦海中浮現出蠻有趣的畫面…我看見自己和一條龍在雲層裡翻躍打滾的影像。接著畫面又出現唐三藏騎著馬,豬八戒、還有孫悟空在雲層裡竄來竄去的。雖然不清楚腦海中出現這些橋段的意義,不過,我猜想那只是能量感所帶動出現的意識幻境而已。

體內的能量經過一陣翻滾之後,筋骨漸感舒暢,我觀想佛光罩住全身,感覺身心非常輕安。過了一會,突然聽到旁邊有人放聲大哭,哭得好大聲,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我一時回神不過來,只好繼續打坐。這時來了個不速之客「蚊子」,牠在我的手上叮了一口。被叮咬之處奇癢無比,只得起坐,這時哭的人已經跑不見了。後來輾轉得知,原來是葉老師發功範圍強大,「掃」到旁觀的功友,那位功友因為壓抑不住體內能量的衝擊而爆哭!

跟葉老師對談後,了解到我的體質較敏感,本來就比較容易感應到外界種種的能量場,引起身體異常的反應,再加上氣虛,身體更是感到承受不住。

感恩葉老師洞見我真正的問題,又幫我修復氣場,否則身體不知將要敗壞到何種程度。當然還是要靠自己練功把氣養足、加強體力的鍛鍊,身體才會健康。然而因為對磁場的敏感反應,也在日後的生活和練功時陸續發生了不少始料未及的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