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改初衷地繼續尋找解惑的助緣,一路走來已耗費了不少時間 (約十年),幸好冥冥之中,老天自有安排,讓我遇見了數位明師盡心為我指點迷津,開啟了日後練功、調整心性的機緣。

就在94年10月某天,無意間在書局發現一本書《來自靈界的音符》,作者是劉千薈,內容描述她利用自己的磁場感應力,感應他人的能量狀況變化來幫人解惑,書中有一篇葉老師寫的「推薦好人寫的好書」的序,讚嘆作者的靈感神算及智慧導人;也具足慈、悲、喜、捨、大智、大仁、大勇之精神。在讀過書中的案例後,覺得她的方式不同於之前我所諮詢過的,於是打了電話(書上有預約電話號碼)和劉老師約好了時間見面。

那天在與劉老師對談的過程中,我莫名地掉眼淚、乾嘔。她告訴我,因為我體質太敏感了,身心靈很容易受到外界磁場頻率的影響,目前並沒有「無形朋友」跟著我。她要我自己和自己的內在對話,找出所謂的磁場連線,但是我不明白方法,所以她建議我找一位王老師催眠,透過前世催眠的方式探索解決的方向。

回家後我並沒有立刻找王老師,對於催眠仍然有些猶豫,這個方法真的能幫到我嗎?直到我整整一個星期都無法吃任何東西,只能喝水,才和王老師約時間,並借用了劉千薈老師的服務處做催眠。王老師引導我進入深層的靈性智慧後,開啟了一些內在心靈記憶,其中某些情境觸動了我的情緒,當下又哭又叫著:「我要回去!」事後,我相當不解何種因素下我會說著我要回去,到底要回去哪裡?於是,王老師告訴我,這是對於過去生的家鄉,思念情切的意念所投射出來的話,又告訴我某位氣功大師(就是葉老師)的一些奇聞異事,以葉老師的故事來開導我目前身心靈所面臨的問題。

劉千薈老師跟我說,多年前當她有一次無意間遇見葉老師時,她覺得自己有一種快飛起來的感覺。她建議我到青年公園去看看,那裡有和我一樣敏感體質的朋友,可以和他們一起鍛鍊身體,若有疑惑時,還有葉老師可以引導,也許因緣就是在那裡。

回家之後,我的情緒常處於低落的狀態,加上持續吃不下東西,身體虛到不行,我想再這樣下去的話,身體會吃不消,於是決定到『三松』拜訪葉老師。

在某個星期六下午,我走進了青年公園,尋找有三棵松樹的地方,因為走錯方向,繞了一大圈後才遠遠地看到有一群人在松樹下,或坐或躺,還有人像似在練功。尚未走近時,已經感受到一大團的能量感圍繞著那整塊區域,因此,我確定那就是『三松』,再靠近時,我忍不住乾嘔,只好先退到小徑邊,除了乾嘔之外,還禁不住掉下眼淚。但是葉老師那天有事要先離開,所以並沒有交談太多的內容,只告訴我:「你的朋友很急」,我聽不懂話中之意,卻又不知從何問起…,心想著:就留待下次有時間再問吧!

從『三松』回到家中,當晚就可以進食了,回想起來,應該是葉老師出手相助。

接下來的日子,我的身體對能量感受愈來愈敏感,敏感到甚至手一碰觸到水晶就會蹲在地上又打嗝又吐,於是就決定到『三松』練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