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多年來一直有肩膀痠痛、手麻的問題,嚴重時甚至手痛麻到無法睡覺,手指僵硬無法彎曲。而我長期在『三松』薰習各種的養生調理方式很受益,也跟媽媽提起過,可用甩手、按摩、拍打……等來改善痠痛問題,但媽媽很多狀況是過勞造成,加上甩手運動是要自己花時間做,所以媽媽總是說沒時間,或者有做也是短短的時間。我也只能趁著回家的時間幫媽媽按摩,拍打,不過一兩個月做一次,只能暫時緩解不適。

    三月中,在姐妹網路聊天室中大妹提到醫生說媽媽的手腕因壓迫到神經必須開刀治療,媽媽已預約三月底動手術,因怕被我罵,所以不敢讓我知道。原本想說那我就裝不知道吧!但我一得知開完要休息兩個月,終究還是無法保持沈默,因為我覺得若媽媽肯休息兩個月,花時間在運動上,不需開刀,手部也會有改善,況且以媽媽的情形,術後很難獲得妥善的休息,那手術的效果想必也會大打折扣。因此,我當下情緒激動並馬上打電話給媽媽,開頭便對媽媽說著我的理念,而電話那頭媽媽說只是微創小手術,還提到醫生說若手開完沒改善就是頸椎的問題,要再做頸椎手術,不過她不會選擇頸椎開刀。

    聽到媽媽這麼說,我講了很重的話,導致媽媽心情不佳,還打電話跟二妹訴苦!一向對我甚為尊重的二妹為了媽媽,打電話責罵我一番,說媽媽的手已嚴重到拿筷子吃飯都不好使力,手痛麻到晚上無法睡覺,手指都快萎縮了,我還不讓她去開刀。當時我覺得自己似乎變成了不孝女。

    後來跟老師、同學們提到媽媽要開刀的事,在老師跟同學的幫忙下,本來我打算讓媽媽上台北兩星期,後來終於說服媽媽上來一星期處理肩頸的問題。老師還笑著說前三天是按摩拍打,後四天是台北遊玩(我當時覺得老師玩笑開很大)。

<<綠能調理第一天>>

    翌日下午,媽媽一到台北馬上帶她去找  葉老師,老師一邊舉著他的手,分享他拍打的經驗,並信心十足地說媽媽的手是小CASE,沒問題的,讓一旁的我聽了都覺得超級有信心。

    在老師與蔡鳥同學的按摩、鬆筋、拍打的同時,我與先生在旁邊學習調理技巧,邊拍打其他地方,經過約一小時的時間後,媽媽的手指變得很有力了。我試著與她握手,我的手都被握痛了。媽媽被拍完後還說:「也讓二妹上來拍打吧!」(因為二妹有頸椎神經壓迫問題)

過程中,媽媽的右肩腫了一大塊,摸起來很硬,媽媽說那是小時候用扁擔挑水的地方。

媽媽看了照片後笑著說怎麼腫得跟屁股一樣。
我心中納悶之前幾次回家時用力幫媽媽拍打那地方也不曾腫過,後來發現,原來拍打真的還是得按步驟–按、拍、敲、打,還有拍打的快慢跟力道也有差異。

調理完後接近吃晚餐時間,我們一同與老師用餐,媽媽開心得說可以好好拿筷子了~~
後來詢問她還要不要開刀,她笑著說不要。

隔天早上詢問媽媽睡眠狀況,她說除了拍打的痛,睡覺時手已不會痛麻了,白天只有手指頭末稍按了會麻。

註:老師在幫媽媽的過程中,除了陪媽媽聊天轉移媽媽的痛感外,還告知媽媽可以邊唸佛號,也提醒幫忙的同學們自己也要邊唸佛號。當然在進行調理前也要先跟被調理者身上的靈命細胞、無形朋友打聲招呼喔~~
(因為很重要,所以特別用備註方式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