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達退休前,失智母親原本是由娘家人照顧.當時琳達對於照顧母親有自己的想法;退休後,家人便把照顧母親責任大部分交給琳達

一開始家人會排班表到琳達家照顧母親,因為琳達處於退休狀態,所以大家有時候仍會推拖,那幾年琳達跟家人爭執不斷。

三年前琳達搬到公園附近.與「三松」的功友更有機會碰面。好幾次傍晚,大家都要回家了,琳達說:我現在還不能回家,因為家人輪值的時間還沒結束,我回家的話,他們就會先離開,久了大家就會不遵照排班規劃。

隨著老母年齡、身體的退化時間久了,家人逐漸不耐煩,紛紛提出要把母親送到安養院,但是琳達不肯。琳達與家人的拉扯持續了很久。慢慢地,家人提出各種理由來婉拒排班。琳達孤力無援下,也只能選擇逐步退讓,只要求六、日晚上讓她可以參加「三松」的活動。但是最後連這點時間也沒有了。

幾年下來,九十幾歲的母親從可以走路到坐輪椅,中間歷經幾次生死難關。琳達偶爾擠出時間來參加活動,提到母親的體力越來越低弱,她也不再寄望家人分擔照顧,只求家人可以分擔基本費用,不要將母親送往安養院。

有一次,琳達笑著說:「母親的失智越來越嚴重,常常半夜捧著大便叫醒她,問她要丟那裏?」
大家聽得瞠目結舌,只見琳達一派輕鬆樣,對她而言這就像吃飯般的日常事件。琳達好辛苦,不過我可以感受她的心沒有過去那麼緊繃。

也因為母親體力越來越差,多數時間就很安靜地坐著,琳達就推著母親,一起參加「三松」活動。有一晚琳達自己一個人來,大家紛紛問起母親。
琳達笑著說:「正要推母親出門時,家人突然來到,說公園風大,自願留在家裡照顧母親。」

這一刻我覺得琳達對於照顧母親這件事,她解脫了。孝順的方式每個人的做法不同,琳達選擇捨棄自己的自由,每天被母親綁住,把母親當小孩照顧,對於自己的抉擇「歡喜做、甘願受」,望著琳達發自內心的笑容,我也覺得很開心要多跟琳達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