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23帖都是蔡鳥我從旁觀察「異能感通」事件的感想,與自己因此而來的心路歷程,最後一定要提提『三松』的靈魂人物 — 三宇老師。

早年我真心沒有覺得老師很厲害,哈哈哈!雖然聽到很多老師「神奇」的傳說,問題是我看不到、感覺不到,實在無法體會老師的厲害。而且當時主要是練氣功,每每我問老師功法,老師都回答「自然就好」,總覺得被潑了冷水。初期我覺得老師最大的優點就是"令人很安心"(當然,多年後覺得這是很困難的)。

老師18歲因為玩足球而脊椎受傷,導致右腳萎縮坐骨神經受挫,坐輪椅、做復健,醫院三進三出,也或許因為這樣的苦難,開始學習紫微斗數、八字、卜卦、風水、安神等。後經由命理老師的介紹開始接觸氣功。因為先天體質弱,老師對於功法在身體產生的效益非常敏感,也特別能體會學生的病痛。

老師總是很能同理身弱者的苦處,不過如果學生真的懶散不求進步,老師兇起來也是很嚇人。有一年老師問大家:「在座討厭過老師的,舉手」然後...大家都舉手了。雖然大家曾經都討厭過老師,不過還是很愛老師的喔!畢竟大家都是成人了,還有誰願意對我們講真話呢?真話是不好聽、也很令人討厭,但就是知道老師是真心為我好的。

「花若盛開,蝴蝶自來,人若精彩,天自安排。」近幾年對這句話特別有感覺。16年來老師總是強調基本功,只是人心浮動總想學一堆方法。不過老師也很配合學生的需求,沒學過手指識字,找練功幾個月的小學生來測試,真的可以識字;沒學過催眠,做起催眠讓人以為是老手;沒學過家族排列,說排就排,一點也不生疏。老師一直以身示範基本功的重要,基本功夠深厚,想怎麼變化都沒問題;沒有基本功,學一堆方法也只是花拳繡腿。

『三松』很多同修因為練功開啟「異能感通」能力,這幾年的歷程我真心覺得,有此能力者,幸好有老師的指導,否則真的很容易走偏。畢竟有此能力者,一不小心很容易產生傲慢心,誰也不服誰–我通的是正神、通天教主、玄天上帝、九天娘娘、太子爺……卻很少人說自己通陰神小鬼,就算是,也是來頭不小。很多事我多年後才能體會,對老師而言,擁有這些能力者,也是修行的一個過程,沒有解脫,再大的能力都只是南柯一夢。

老師很少規劃活動,只是隨著大家的程度跟因緣來調整活動,早期我很不能認同這種作法,不過隨著時間久了,我終於體會很多事情確實勉強不來,老師因材施教,很少要求大家做什麼,只是耐心地重複教導,讓學生自己願意改變。我常笑說:「一開始只是來練氣功,不知怎的,就吃素了,然後又學佛。」這些過程都是經年累月的薰習,自願想去做的。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跟老師久了,越發佩服老師。原來我早期的不認同不理解,都只是我的眼界太短,心胸太窄。現在老師在我眼裡可就厲害了,不是因為他有什麼特殊能力,就是一個真真實實的人,一個努力踏實地走他的修行路。老師就是個領路者,跟著他的目標去做就沒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