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素自從開始學習聽聞佛法後,雖然漸漸地開始有些和以往截然不同的觀念。但是在生活上只要遇到棘手的問題,仍然會心生不悅,有時甚至還會懊惱許久。幸好同修中的師姐能不時地從旁相助與鼓勵,所以心素只要有些許的不安,她就會想到師姐家探門子,希望能得到一些錦囊妙計。

這一天,心素因著與大姊在處理失智母親的外傭聘僱,以及後續居家照顧安排上的觀念差異而起煩惱,所以她又來到師姐的家中求救。只見師姐手裡拿著一把小花剪,正在修整一棵新品種的麒麟花盆栽。師姐眼見眉頭深鎖的心素,已料知一二,不等她開口,直接說道:「心素啊!這幾天我正迷上<濟公傳奇>的影集呢!來!我說個橋段,你聽一聽。」

話說李修緣欲前往靈隱寺造訪慧遠大師,偶遇大雨躲在廊檐下,適巧有一僧打傘經過,李修緣說:「佛門講普度眾生,可否度我一程?」僧答:「不知如何度你?」說:「你有傘,借我半個傘面,就是度我。」僧答:「你在檐下,不在雨中,所以你無須我度。」

愣住了,後來氣得乾脆走出廊外,說:「那雨現在全淋在我身上,你該度我了吧!」僧答:「施主淋雨,是因為沒有帶傘,準確地說,不是我度你,而是傘在度你。」火大的說:「甚麼有傘沒傘?你們出家人的本分,不就是度人嗎?」僧微笑地回答:「如果想要度你,不必找我,請找傘吧!有時候,不度人正是度人,這叫做不度而度。難道施主沒有發現嗎?有人總喜歡依賴別人,當這種依賴每一次都得到滿足,那不是度人,而是在害人。貧僧今日不肯與施主共傘,下次施主就不會忘記帶傘,這就是不度而度。阿彌陀佛!」

此時的心素,已然心中有譜,知道自己也該開始學習打造一把智慧之傘,以方便隨時帶著,這樣才能在下雨的時候,自己打傘,免得被雨淋著了。師姐瞧著神色已漸開朗的心素,明白她已有所得,也就不再多說,問:「要不要喝杯茶?」心素回答:「不用了,我也該回去準備晚餐才是。」

心素走在人行道上,心裡想著:「我專屬的這把傘,雖說得親自去打造。但該如何打造呢?尤其是自己目前的觀念不足,所作所為有可能既不慈悲,也沒有智慧。想想或許只能先從老師、師兄和師姐們平日所敘述的一些生活案例中,自己用心去體會;或是遇到難題時,想想如果是他們會怎麼做?如果再有疑問,也可以適時地提出來請教大家。」

一想到這些細節,心素覺得很高興,因為以前的自己,總是太過於熱情衝動,有時甚至還會有傲氣、霸氣,總認為自己的做法最對、最好。但現在自己才真正地用「心」看到指導老師、老師、師兄姐們的舉例說明等,都是在提醒大家,凡事唯有先改變自己,並做好準備,才不會在慌亂中「被雨淋濕」。雖然這把傘不知何時才能造好,但至少現在已經有了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