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次回台,心素總是因為表妹碰巧住院,所以只能在電話上聊個幾句。這一天她難得和好友碰面,心情顯得特別的愉快。

當飯後甜點送上來後,小再次地問起表妹的狀況。
心素說:「感恩諸佛菩薩的保佑,已經熬過了艱苦的一年。」
接著問:「那你表弟他們有再來看她嗎?」
心素無奈地回答:「表妹從前對他們兄妹最慷慨,可是在這種困難的時刻,舅媽透過大表弟傳來的訊息,都是希望表妹把房產過戶給大表弟的事。甚至後來幾次,大表弟還一再地提到如果表妹死了,他媽媽會把她的骨灰罈送到姑娘廟,請表妹放心。」
驚訝地問:「你大表弟到底有多大了?這種事能說嗎?」
心素難過地回應:「都快四十歲的人了。」
再問:「那她現在的狀況到底如何?」
心素說:「一年的時間,套句表妹這幾天自己說的一句話總結,那就是『有出現一道曙光』。可是在這一年當中,卻也是由一連串的挫敗、退卻、悔恨、恐懼與悲傷等交織而成,又豈是三言兩語道得清楚?」
心素喝了口咖啡,接著補充說:「肝癌末期的患者,在不能開刀的情況下,通常被判定的結果都很不理想。醫師對存活期的看法,最短的說是一個月,最長的說是六個月。在只能使用栓塞的情況下,幾乎每個月都要做一次。那是一項很痛苦的治療過程,就有病人因為熬不過療程的副作用而選擇放棄。」
不解地問:「栓塞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心素略加思索了後,說:「栓塞的過程我並不清楚,但經常性的伴有發燒、嘔吐、不明原因的腫痛等所導致的身體不適。譬如有一次連吐13次,還有一次嚴重的肝腹水,甚至也出現過膽囊發炎,主治醫師建議開刀,但外科醫師覺得病人身體太虛弱不宜開刀,如果有用藥無效的狀況再說。」
好奇地問:「那你表妹很厲害啊!」
心素想了一想,說:「她也是三番兩次地想放棄呢!我一直告訴她,生病是長期問題累積造成的,所以要有好的轉變也得花時間。例如有位名人到大陸做中醫減肥療程,一個多月過去,效果不彰,就問了護士。結果護士神回對方:『你都讓身體胖了二十多年,又怎能奢望在一個月內快速瘦回去?』所以當病人時,得有耐心點。」
心素突然又想到一段往事,而這也是心素經常像變著戲法般,不厭其煩地提醒表妹之處,她說:「事情剛發生時,我先生曾跟表妹提過:『約一百年前,歐洲爆發流感,死了數千萬人,可是隨著醫學的進步,至今流感的死亡率已降低許多。還有諸如肺癆、愛滋病等聞之色變的疾病,現在也都有極佳的治療效果。』所以我勸慰表妹,只要每個月乖乖地配合醫生的栓塞治療約十天,回家後好好的調養,舉凡散步、甩手等增強體力的事多做,有時即使沒胃口也要強迫自己多吃,加上生活作息較以往正常,相信事情會有轉機的。畢竟人能活著,就會有機會,不是嗎?」
驚訝地問:「你表妹就這麼聽話啊?」
心素回答:「生病的人通常是很脆弱的,但是聽到有希望,總是會讓自己多點力氣去面對困難及不確定的未來,況且我的說法也是有根據的,對吧?」
心素喝了口咖啡後,繼續說道:「她有時也會很低落,但我告訴她:『醫師用心地照顧你的身,你也要盡力地照顧好你的心,這樣才能有成效。』另外我還提醒表妹,西藥都記得要按時吃,但中藥也別因不舒服就不吃。」
驚訝地問「她也有吃中藥?」
心素笑了笑,說:「不是一般的中藥啦!罹病的這段期間,來自各方的建議五花八門,我們幾乎都選擇忽略,而表妹也在醫師的警告下,對中藥敬謝不敏。我所謂的『中藥』是指食物,因為她會因想吐或胃口差就不吃。所以我就把吃飯這件事形容成即使是難吃的中藥,也得想辦法吃一些,畢竟食物才是補充體力最重要的關鍵啊!」
好奇地又再問:「那表弟他們的事,後來怎樣了?」
心素難過地說:「小表弟和已出嫁的小表妹這一年來從不曾出現過,至於大表弟因為老是說不得體的話激怒了表妹,所以他也乾脆不見了。對於這些狀況,我也只能告訴表妹先照顧好自己,其他的就不要管了。這一生走到現在,至少要懂得即使無法結善緣,但也不要再結惡緣了。況且如果自己一直往死胡同裡鑽,對自己的病情也不好。」
深有所感地說:「這一切都是因果啊!所以也怨不得別人。」
心素嘆了口氣,說:「如果這些事發生在三年前,光是周遭這些親友所造成的紛亂,我可能就要暴跳如雷了。不過現在我也明白這是因果,所以會本著『隨緣消舊業 莫更造新殃』的方向,讓表妹盡量看開,一切聚散隨緣莫強求。畢竟對於一個沒有這些觀念,又生病的人,我只能夾帶一些想法告訴她或提醒她,至少不能讓她先起反感或抗拒,對吧!」
點了點頭,說:「這種事,沒個準則,但的確是應該先安撫病人的心。不過你倒是把事情處理得很好,真難得。」
心素笑了出來,說:「其實我也曾怕得要命,譬如她心情掉到谷底或是在得知已轉移到肺部的第一時間,我也是如履薄冰的回應,尤其是當下就要見招拆招,不能絲毫有畏懼退卻之心。畢竟她情緒一來,可能兵敗如山倒,如果我都沒有信心,又怎能讓她勇敢?總之,關關難過關關過,歷事煉心嘛!我自己也成長了許多,更何況冥冥之中自有一雙慈悲的手,護佑著我們,不是嗎?」
話說到這裡,小看了看手錶,慢慢地說:「你說得對!碰到困難,總要記得多祈求諸佛菩薩的幫忙。時間過得真快,已經兩點了,我也得到醫院去報到。」
心素沒好氣地對小說:「每次回來就有看不完的醫生,你累不累啊?」
尷尬地拎起皮包,說:「別再嘮叨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