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家暴>>

清明過後約一週的時間,媽媽突然傳來這些照片,原來是媽媽自己參加了花蓮的一日拍打課,回家後便拿爸爸做練習。
我很訝異爸爸一向對拍打沒什麼興趣,居然會同意讓媽媽拍打。
因為爸爸患氣喘病已三十多年,是個標準的藥罐子,也因藥物關係讓爸爸的皮膚變很差,見不得光,不然容易過敏,所以長年穿著長袖。
媽媽說她只是輕輕拿起再放下,就拍出了很多痧。

原本媽媽隔天還想幫我爸拍打另一邊的,我因爸爸年紀大(70多歲),加上身體狀況的不確定性,所以有請她先觀察,過幾天後再行拍打,拍打的範圍也可先縮小,不要一次打這麼大面積。